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濠博亚官网 城市生活消费门户_科技进化生活

公寓常年大会掀骂战 居民:管理公司恐吓打人

阅读: 941| 点赞:819| 收藏:760
公寓常年大会掀骂战 居民:管理公司恐吓打人

士姑来永乐镇城市花园共管公寓管理单位及居民,今午在居民常年会议上针锋相对,掀起骂战,争辩住户投票权资格,两造数度僵持不下,气氛相当紧张,甚至出动警员维持秩序,以免两造再次发生冲突。

居民会议最终因仅有少过10人出席,不符法定人数宣布流会,并展延至本月25日(星期日)举行。

约40名居民今早10时在居委会顾问张家立及主席陈亚列的协助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力数共管公寓外包管理公司在处理居民投诉时辱骂居民、恐吓及动手打人,甚至采取激烈手段鸠收管理费,当中包括切断水供逼居民签署分期付款合同缴费,引起居民激烈反弹。

不少住户被拒门外

直到上午11时10分左右,居民纷纷前往管理处出席居民常年会议时,发现仅有部分符合资格的住户才能签到出席,不少住户因无法参与会议投票,在场外开始叫嚣,而里面则有居民与管理公司负责人争论住户资格及要求出示稽查报告等问题。

为避免发生肢体冲突,警方也出动4名警员及1名政治部警员到现场了解情况。

经过多次谈判两造依然无法达成共识,不少住户被拒门外,令场面差点一度失控。

外包管理公司:签到人数不足 未达法定人数宣布流会

公寓外包管理公司负责人西瓦尼森表示,符合资格参加居民常年会议的住户仅有131名,可是签到人数不超过10人,无法达到51%法定人数,惟宣布流会,展延至下周。

他说,公司会依照2007年建筑与共同拥有财产(维修及管理)法令(663法令)及1985年分层地契法令(318法令)条文召开会议。

居民获知消息后才不欢而散,结束长达2小时的争论。全程公寓管理委员会(MC)主席不曾现身说法,一切交由外包管理公司与居民洽谈。

张家立:未知会居民 管理公司另组公司管理

居委会顾问张家立表示,分层产业和共管公寓的兴建,分层或共管产业的管理也衍生不少问题,不缴管理费、垃圾管理、地板漏水却因其他住户不配合而无法维修等琐碎问题。

他说,该公寓共有378户,60%是华裔、30%印裔及10%其他种族,6年前由发展商亲自管理,后来委托一家管理公司管理,而时任经理西瓦尼森在没有通知居民的前提下,自行另组公司接管管理该公寓的工作。

他指出,居民向他投诉,西瓦尼森处事态度野蛮,不近人情。

发短讯恐吓住户———德兰吉锡克●52岁,生产经理

西瓦尼森曾发不雅字眼的短讯恐吓我,并以“烂仔”的态度在我与孩子面前随地吐痰、呛声“没种反击”,导致我对管理公司严重失去信心。

我共报警3次,第一次在上个月(12月)26日,当时我只是要求该公司提供稽查报告,却换来一连串的脏话及捶我的脸等回复,让我赶紧到警局备案。

没想到事发5天下午2时左右,我载孩子放学回公寓时,对方在我面前叫嚣做出不雅手势,说我“没有X反击,奈他不何”,我又再次报警,担心我与家人的安全受威胁。

针对该公司连续4年无法提供稽查报告,我无法容忍多年来缴付的管理费“不知所终”,只知道多年来都处于亏损情况,而且承包工程并没有公开招标,因此我向警方报案,希望警方以商业罪案开档调查。

完全不近人情——江兴龙●46岁,自雇人士

该公司执法严厉,完全不近人情,就连在住家泊车位摆桌子与友人聚会,都必须获得管理公司的批准。

家中有两辆车,每一个单位仅有1个泊车贴纸,其他车辆必须泊在公寓外面,即使是屋主驾车,保安人员只认贴纸不认人,毫无人情可说。

被骂“人狗”——郑淑云●37岁,新加坡电子厂技工

为反对管理公司,至少30至40%住户一起发动“拖欠管理费”罢免该公司接管,因此得罪该公司,有时我到管理处缴付水费时,被骂是“人狗(Orang Anjing)”及“人猿(Orang Utan)”。

管理员摔手机箍颈———古礼忠(译音)●63岁,卖车票

去年某一天,天气晴朗,我就把轿车泊在黄线,从家中取出棉被晾在车顶上晒,可是该公司保安人员就锁车胎,后来我去管理处理论。

我用手机出示西瓦尼森乱停车的照片,可是后者推开我的手,手机摔在地上,随后对方就紧箍我颈项,用力锤我的头及腰部,虽然现场还有管理公司的2名书记、1名经理及1名保安人员也没有给予协助,后来就出动警察调停,才平息那场风波。

不满意服务才拖欠管理费 陈亚列: 强硬切水表

45岁炼油厂职员兼居委会主席陈亚列表示,多年来他不满意管理公司的服务,而且处事恶劣,让他狠下心拖欠5000至6000令吉的管理费,只是缴付水费,岂料去年农历新年前夕,住家水表突然被切,才揭露该公司的恶行。

被逼签分期付款合约他说,当时该公司负责人要求他签署为期3至4年的分期付款合约,以还清之前所欠下的管理费,未免断水供,他逼于无奈之下,只好妥协签署合约,该公司才把水表还给他。

他指出,原本他每月应缴付130令吉管理费及每年200令吉偿债基金(Sinking Fund),如今每月必须缴付350令吉,偿还之前所欠下的管理费。

曾向市会投诉无下文对此,他曾向新山中区市议会、水务局及警方投诉,认为该公司不应该采用强硬的手段对付居民,并在去年5月26日收集172名居民签名联署要求新山中区市议会介入并要求召开特大,反对该公司继续管理公寓,惟至今没有任何下文或回应。

西瓦尼森: 拖欠70万管理费 “对待恶居民不须客气”

针对居民投诉管理公司负责人处事态度差劲,与居民发生肢体冲突,对此,西瓦尼森直认不讳,坦言他的态度的确非常强硬,更表示他“吃软不吃硬”,只要居民准时缴付管理费,就是对公司好,若拖欠管理费,还大声质问及态度恶劣,他也会毫不客气。

他表示,2013年他加入管理公司当经理,直到去年7月底他接手管理后发现居民共拖欠99万8000令吉管理费,他也责无旁贷,必须追回这些费用。

他说,截至目前管理公司已收回29万8000令吉管理费,尚欠70万令吉,若居民不合作,公司要如何协助改善及维修公寓里的设施。

他透露,其中40%居民缴清管理费、30%则记录不差,剩下30%是烂账,数额从5000至2万令吉不等,却每天纠缠他投诉这个、投诉那个。

当记者询及有关殴打居民事件,西瓦尼森表示,其实古先生在黄线泊车超过7次,几乎每次上锁求情后就任由他,那次已经是第8次,所以公司要求对方缴付罚款才能开锁。

他指出,古先生不愿缴付罚款,随后把手机放在他眼前,由于太靠近,他就拨开对方的手,手机滑落地上,对方就要求他捡起来,可是他觉得对方无理取闹,要求他离开办公室,他就踢开手机。

随后,对方就从后方攻击他,他也紧抓对方,两人就发生肢体冲突,职员联络警方,对方甚至向他求饶,把大事化小,才平息风波。

他更强调,当天一举一动都被闭路电视镜头摄下,只要得到管委会许可,他可以把闭路电视资料提供给媒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